HOME
MESSAGE

aagc|中德绿色城市学会

THEMES
ORGANIZATION
ABOUT
CONTACT
体育与城市:德国城市绿色空间与大众体育综合发展策略
来源: | 作者:pmoc67e4b | 发布时间: 2016-06-15 | 883 次浏览 | 分享到:
德国在现代体育发展中取得了显著成就,现代体育运动对于提高德国市民生活质量和增强国际竞争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种重要性同时也体现在城市的规划与治理中。本文旨在介绍德国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如何将大众体育与城市绿色空间整合规划、综合利用的发展策略。文章首先阐述了体育与城市的关系,讨论了体育的城市化和城市空间的体育化两个基本概念。随后文章回顾了德国在促进城市体育设施和管理上的发展历程以及特征,尤其介绍了德国的“黄金计划”的实施过程。最后文章以海德堡为例详细分析了德国城市将运动与绿色空间相互协调发展的宝贵经验。

体育与城市

德国城市绿色空间与大众体育综合发展策略

 

何金廖[1]    张修枫2   陈剑峰3

1.南京大学人文地理研究中心;2.德国大姆斯塔工业大学社会学系;3.德国海德堡大学经济系)

 

摘要:德国在现代体育发展中取得了显著成就,现代体育运动对于提高德国市民生活质量和增强国际竞争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种重要性同时也体现在城市的规划与治理中。本文旨在介绍德国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如何将大众体育与城市绿色空间整合规划、综合利用的发展策略。文章首先阐述了体育与城市的关系,讨论了体育的城市化和城市空间的体育化两个基本概念。随后文章回顾了德国在促进城市体育设施和管理上的发展历程以及特征,尤其介绍了德国的黄金计划的实施过程。最后文章以海德堡为例详细分析了德国城市将运动与绿色空间相互协调发展的宝贵经验。

关键词:体育城市;德国;绿色空间;城市规划

 


1体育与城市发展的关系

一般公认,现代体育发源于18世纪的英国,而当时的英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这并非是一个意外的巧合,因为现代体育的发展依赖于科学的运动医学知识,完善的体育设施和大众传播技术,以及公民社会的组织沟通协商制度——这些都是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现代性(modernity)的产物。更进一步来说,全世界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几乎都是在城市中发生的,现代体育也因此与城市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Boschert, 2002)。无论是东西方的哪个国家,无论是竞技体育、商业体育,还是大众运动,越是城市建设发达的地方,其体育运动发展得越好,例如纽约、洛杉矶和伦敦,都拥有各种不同的体育联盟中最强的球队和球市;在我国也同样如此,无论是中超、CBA和其他单项竞技比赛的成绩,亦或是社会(社区)体育发展体系的建立和推广,北京、上海和广州也都要比二、三线城市发展得更好。由此可见,体育是一种更适合在城市中开展的活动,即体育的城市化。

现代体育在城市中流行与普及还有着更为深刻的社会内涵。德国体育社会学家Karl-Heinrich Bette从宏观理论视角指出,这种现代社会的体育化die Versportlichung der Gesellschaft)是社会进程的必然结果(Bette, 2005:206)。根据马克斯·韦伯的现代化理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就是人们根据工具理性而设计出来的一套制度,而市场经济就是其典型代表,个体行动和集体组织都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这也是人类发展过程中无可避免的趋势。但是,这种只能处理现实层面而不能处理道德和政治等价值层面的问题的工具理性最终可能会形成一种桎梏人类自身的悖论,即韦伯所称的理性的铁笼,也是马克思所讲的人类的异化。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现代人需要在生活中借助其他渠道去重新寻找自我认同,而直接跟身体有关的体育无疑就是最佳的选择:人们通过观看紧张激烈的体育比赛,或者通过自己参与运动——喘气流汗心跳加速,更容易找到一种人之所为为人的感觉。而且,城市化的过程使得各种社会关系在空间范围内不断被压缩(Berking, 2012)。现代城市的生活方式导致了人与人的关系逐渐被疏离冷漠化,城市易于使人产生失落感,丧失了激情和动力。因此,体育运动更受城市人的欢迎,成了一种完成个性解放和自我表达的方式,人们要在忙碌的生活中寻找娱乐的空间、游戏的空间和身体运动的空间,并最终形成了一种城市(空间)的体育化(Versportlichung urbaner Räume)(Boschert, 2002)。

正是在体育的城市化城市的体育化这两种趋势的合力影响下,体育运动与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密了。实证研究已经发现,体育不仅可以在社会心理层面对城市认同和社区营造产生重要的影响(Karp & Yoels, 1990),而且体育也可以促进城市的多元化和差异化(Bockrath, 2008)。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德国是非常重视体育运动发展的国家之一,很早就开始规划了全国性的体育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联邦政府的城市建设和发展部门还会发布官方的研究报告,专门探讨体育设施与城市发展的问题。下面,本文就德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做进一步的详细分析。

2       德国体育的城市化发展历程与特征

2.1 德国大众体育的发展历程

德国是的体育大众化发展的典型国家,在德国有着大量民间的体育协会,仅在德国奥林匹克体育联合会(Deutscher Olympischer Sportbund, DOSB)登记的就有9万余个协会(2015年),注册会员达到了2700余万人,体育协会的会员占到总人口的34%DOSB, 2015)。此外,没有注册,但经常参加运动的人有1200余万人。德国大众体育的发展历程可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1)工业革命前期;2)工业革命和两次世界大战期间;3)战后恢复时期。

德国工业革命之前的体育主要以民间的自发组织为主,当时在民间流行的大众体育活动主要有射箭、游泳、骑马、狩猎、跳远等。尤其在中世纪末期,由于骑士制度的衰落,射箭组织在德国民间盛行,并逐渐发展成为现代体育俱乐部的雏形(Michael, 2004)。18世纪末,德国涌现了一批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他们认为体育跟其它智力一样重要,是维持个体和国家独立的基本保障。这种体育观奠定了德国大众体育的理论基础。

德国在1871年统一之后,马上迎来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城市化。由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环境污染,德国国民的身体体质开始恶化,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德意志帝国政府颁布了相关法令,以行政命令建设大众体育场所,鼓励大众参加户外体育活动。1896年,一个名为候鸟Wandernvogel)的旅游组织在柏林成立,在候鸟的带动下,一股遍及全德的回归自然的徒步旅行风勃然兴起,迅速酿成全民参与的候鸟运动 (颜绍泸 & 周西宽, 1990)。这些法规及措施无疑对推动德国大众体育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特别为此后遍布德国城乡的体育俱乐部的成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遗憾的是刚刚兴起的大众体育很快被两次世界大战扭曲,体育的目的成了统治者发动侵略战争的兵力来源。

二战结束后,德国分成东西德两个国家,体育在两种不同的政治体制下也出现显著的差异。战后的西德在经济上取得了的辉煌成就,城市化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到20世纪60年代初,西德的城市化率就已经超过了70%。于此同时,西德战后的体育政策逐渐从竞技体育发展成为全民体育家庭体育方向发展,强调休闲和身心健康功能。为此,从1960年到1990年,西德陆续实施了三次黄金计划”(Goldner Plan),其主要内容是在德国范围内大量兴建体育场馆,以此促进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在西德的第一个黄金计划期间(1960-1975),德国联邦政府总共投入了达185亿马克的财政支持,各州政府根据人口的分布状况来规划和实施体育基础设施建设,该计划使得德国的体育基础设施得到了重大的改善。在第二个黄金计划(1976-1984)中,德国对体育基础设施的建设提出了更高标准的要求,将各类体育场馆设施的建设细分为不同类别人群,如儿童游戏场分5岁以下、6-11岁和12岁以上三种运动场所。居民运动场所则实现了:室外运动场人均4平米、体育馆人均0.2平米、人均室内游泳池0.25平米、露天游泳池人均0.15平米的标准。第三个黄金计划(1985-1990)德国政府继续加大了投入力度,着重对现有场地设施的功能条件进行改造,以提高设施功能水平, 同时建设符合民众体育兴趣需求的新场地设施,如将在大自然和风景区兴建自然地形跑、自行车和马术专用道路等体育设施(周晓军,2011)。

1960年实施第一个黄金计划以来,西德的体育基础设施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就以全民健身中心的数目来说,截止到1990年西德已经拥有65132家健身中心,差不多是1960年的两倍。东德由于受到苏联的影响,体育上政策更强调劳动”,“竞技集体精神,与西德的全民体育形成鲜明对比。统一后的德国主要推行以原来西德为主的体育发展方针,进一步将体育推向大众化,并推广实施了东德黄金计划

2.2 德国体育的市民自治和社区化

德国的体育采用高度自治的社团体制进行管理。总体上德国体育社团组织由各级体育联合会组成(见图1),它们在国家体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以及体育资源的配置上起主导作用。同时,大众体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是社会团体通过自身的经营获得的,比如,团体会员缴纳的会费、注册收入(体育指导员的注册)、私人和企业的赞助费、体育基金会等。换言之,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除通过体育彩票给予体育团体组织一定的财政补助以外,基本上不干预其管理事务,充分保证它的自治地位(潘华,2009)。

体育俱乐部在德国体育自治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德国著名学者海尔曼的认为,体育俱乐部是一个以自由的成员资格以成员利益为准则不依赖第三者义务参加工作民主决策为特征的自由团体(石磊, 1998)。德国体育俱乐部不仅拥有绝对独立的财政权,还可以免费使用城镇公用的体育基础设施。截止到2014年为止德国的9万多家体育俱乐部总计拥有18000块体育场、49000块网球场和38400个其它体育设施, 其中68%的德国体育俱乐部(约61000家)可以使用当地的公共体育设施,其中约28%的俱乐部可以免费使用,不需要回报(DOSB, 2015)。


 

1  德国体育自治组织框架,资料:(潘华,2009


德国体育发展的另一个特征是社区化。在德国的各个地区和城市里都有大量的社区体育联合会,它们对于社区体育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管理起着关键的作用。根据德国宪法,州政府有责任承担城市社区的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德国州政府不仅提供资助,还要提供咨询服务。比如德国的市级和区级政府主要负责当地体育与休闲设施的建设与维护;城市和社区政府服务参与修建与休闲设施的建设与维护;城市和社区政府服务参与修建和维护当地的体育和娱乐设施以及青年活动中心,甚至帮助维修私人体育俱乐部的设施 (潘华,2009)。同时,德国体育俱乐部的管理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当地社区居民通过志愿者工作的形式完成,根据调查,早在2007年,德国约有210万体育俱乐部工作人员(其中近100万是教练和体育运动指导老师)是在义务工作,无报酬劳动时间每年达到约5.57亿小时,折合每名俱乐部会员平均义务工作16.2小时(Breuer, 2007)。

3. 德国城市的体育化:以海德堡绿色运动空间为例

3.1 海德堡简介

海德堡是德国西南部巴登符腾堡州的一个中等城市,位于德国人口较为密集的莱茵-内卡都市区的中心地带,居住约15万人口,属于德国典型的大学城(如海德堡大学)。因为位于美丽的内卡河谷和奥登森林(Odenwald)中间,加上悠久的城市历史和辉煌的文化,海德堡一直是德国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之一。海德堡同时还是一个绿色城市,整个城市的面积约109平方千米,其中绿地(森林,草地,公园,农田,水域等)占了70%。这种独特的自然资源以及宜人的气候环境给海德堡体育休闲活动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实际上,无论在体育基础设施还是体育社会组织方面,海德堡都是德国体育发展非常前沿的城市。海德堡城市的15个区都有自己独立的体育中心(包括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游泳池,健身中心等)。海德堡市共有130个体育协会、22处市政体育设施、48座多功能体育馆、2座室外游泳设施和3座室内游泳馆为市民提供锻炼身体的场所。海德堡市各体育协会共拥有4万注册会员。尤其是在上个世纪末到21世纪初,海德堡体育基础设施实现了跨越式增长,从1970年到2013年,海德堡市的体育馆面积增加了2.6倍,开放式体育场所面积增加了67倍(如表1)。仅在20132014年,海德堡市在体育领域包括体育市政设施总投资额达到1千余万欧元。这些基础设施都是公益性的,市民只需支付非常少量的入场费用就可使用,此外城市的公园和学校中还有许多对外完全免费开放的体育设施,最常见的如儿童游戏场所(Kinderspielplatz)。

1  海德堡最近几十年来体育基础设施增长情况

统计调查

1970

1987

2013

19702013变化量

城市体育设施

 

 

 

绝对值

百分比

体育馆1)

23

42

48

25

108.7

平方米

8197

23270

29552

21355

260.5

室外体育场所

1

40

68

67

6700

平方米2)

——

189740

303858

——

——

数据来源:海德堡市体育局,201310

1970年仅有一处城市级体育财产,即位于海德堡Kirchheim城区的HSC体育俱乐部的体育设施。

1) 包括体操馆

2) 2010年的数据:其中26165平方米主要供大学使用,对外仅部分开放。

3.2 城市绿色用地的运动空间化

非正式的户外体育锻炼在德国是人们的日常生活习惯,这些活动大部分都在城市的绿地空间中进行。根据德国体育社会学家Huebner等人在德国西部大中城市的调查显示,大约58%的体育休闲活动是在非正式的体育空间进行的,这其中,最受欢迎的要属城市公园,森林,田园小径以及开放水域,即所谓的绿色空间(Huebner et al., 2004)。海德堡丰富的绿色用地无疑为市民提供了优良的户外运动场所,下文主要从城市森林、田园小径、河流和公园四个方面阐释海德堡城市如何通过合理规划和管理,将城市绿色用地作为运动场所使用的宝贵经验。

3.2.1        城市森林

海德堡40%的城市土地为森林植被。森林不仅仅是海德堡宝贵的景观资源,更为市民提供了体育休闲的场所。早在二战之后,海德堡市政当局就开始对城市区域的森林进行规划和改造,开辟了约300公里的森林小径(Waldweg),这些森林小径主要为市民用于徒步旅行(Volkswandern),跑步(Jogging),自行车旅行等运动项目,其中最有名的海德堡徒步小径为内卡河旁边的哲学家小道(Philosophenweg)。森林小径通常相互连接成网络,为了方便运动爱好者寻找路线,在森林小径的交叉口一般都有着详细的路标,甚至还有专业的俱乐部策划的固定旅行路线标记,旅行者只需沿着特定的标记往前走就可以达到预期的目的地(如图2、图3)。如今当地的运动俱乐部又推出了新的网络服务,使用者可以通过网站(Regioausflug.de)查询策划自己的徒步旅行路线,下载地图和GPS导航等信息。

3.2.2        田园小径

德国虽然是一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可在城市及周边仍然保留了大量的农用地,称为城市农业(Urbane Landwirtschaft)。海德堡共有1831公顷农田,因为城市呈星状分布,所以城市各个社区都很靠近城郊的农田。城市田园自然也就成了市民体育休闲的重要场所。德国的耕地都是私有财产,但为了为市民提供运动场所,市政当局在农田之间规划建设了非常平整的田园小径,有些小径甚至可以通车。作为一种受到法律保障的市民契约,市民被允许在农庄的小径上进行徒步、跑步、滑轮、骑车等运动,但运动爱好者却不许损害、偷窃农庄的作物。


2  海德堡部分城市森林徒步小径路线图(Wanderwege)(资料:Tuerk, 2012

 

3  海德堡森林小径的指示标

 


3.2.3        城市河流

跟许多其它城市一样,海德堡是依托内卡河发展起来的城市。内卡河由东向西横穿城市中心,一方面给城市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景观资源,如著名的海德堡老桥,另一方面河流本身也是市民运动休闲的最佳场所。内卡河是完全向市民开放的公共空间,划船爱好者只需在海德堡登记所使用的船只类型,就可以自由地使用河道。每年夏天,家庭或俱乐部船只、游艇都会陆续出现在城市河流中,这其中就包括每年举办的海德堡城市龙舟节。同时,海德堡的内卡河两岸还开辟了专供行人和自行车使用的河岸徒步小道(Neckarwege)。因为独特的峡谷自然风景和古老的城市建筑风貌,环内卡河的徒步小道是最受运动爱好者和旅客欢迎的旅行路径。此外,市政当局还在河流与城市的交接地带规划了一块约200-300米宽的绿色缓冲带,这个绿色的草坪也完成对市民开放,这里渐渐成了青少年学生练习排球和飞盘的最佳场所(如图4)。

3.2.4        城市公园

海德堡每一个社区都有配套的公园,此外在大学、医院、城堡等都部门还有大量的公园用地。占公园面积很大一部分的是室外体育基础设施,如小型篮球场、沙坑、体操杆、秋千等。社区公园的体育基础设施也是完全开放的,这种小型的体育场地非常受到社区青少年欢迎。特别地,为了方便市民运动,德国的法律允许人们在公共草坪上行走和运动。海德堡城市公园的设计同时也非常专注儿童和残障人群的体育锻炼需求,在公园体育设施中几乎多半都是而为儿童运动所设计的,残疾人所使用的轮椅可以在不需要他人帮助的情况下轻易进入公园运动场所。


 

4  海德堡内卡河岸的绿色运动空间


3.3 城市运动项目

海德堡每年定期举办的城市体育运动主要有:城市马拉松,海德堡铁人三项(Heidelbergman),海德堡龙舟节,滑轮比赛等。这些城市运动项目有着非常广泛的市民参与,以城市马拉松为例,每年参加海德堡城市马拉松半程赛的人数都在3000人以上,参与全程马拉松的人数多达1500人,参与的观众更是在几万以上。而且,这些比赛项目的场地并不是专用的,而是在城市开放空间进行,上述的绿色空间尤其是城市运动项目的首选。就以海德堡铁人三项为例,它的比赛路径是固定的,首先是在内卡河老桥和新桥(Neckarvorland)之间进行1.6千米的游泳比赛,然后在老城和古堡的山坡上进行35千米的自行车比赛,最后是在哲学家小道和森林小径中进行10千米的跑步比赛。这些体育事件的推行不仅仅可以大大提高海德堡的城市影响力,从而为发展旅游和经济提供有利条件,更鼓励和促进了市民对于体育的参与以及增强民众体质。

总之,在海德堡,城市的公共空间(尤其是绿色空间)已经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市民的体育空间,而且这种开发和利用是建立在保持原有生态的完整性以及让全体市民受益的基础上的,即一种可持续的城市体育发展模式。

4           总结与讨论

本文首先讨论了体育与城市的关系,认为现代体育的城市化合现代城市空间的体育休闲化是两个相辅相成的概念。一方面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发展现代体育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另一方面现代城市的生活方式让体育成为市民寻求自我解放和社会化的重要手段。文章随后介绍了德国体育黄金计划的实施过程,以及德国体育在基础设施和社会组织方面都取得的辉煌成就。文章最后以海德堡为例子,详细阐述了德国城市绿色空间与体育综合发展的策略。海德堡市利用本身丰富的绿地资源(如森林,田园,河流等),通过合理规划和开发,将其转变为受市民普遍欢迎的运动空间。这个过程不仅仅体现在城市当局对于体育设施的建设上,更在于通过制定法律和推动市民参与等方面。

当然,由于国情和社会发展水平的不同,德国城市体育发展的模式或许不能完全适用于中国,但对于城市规划来说,德国的经验有着巨大借鉴价值。在当前中国城市规划的实践过程中,实践者对于城市开放的运动空间——尤其是如何综合规划和利用绿色空间还存在着不足。本文希望能够通过介绍德国海德堡的经验来为中国大众体育的发展和体育城市的规划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潘华, 2009, 德国大众体育研究,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报告[R],成都体育学院, 3-38.

  2. 石磊. 1998, 德国大众体育的几个特点[J], 国外体育动态,48393.

  3. 颜绍泸, 周西宽. 1990, 体育运动史[M], 北京: 人民体育出版社, 275-279.

  4. 周晓军,2011. 德国体育场馆管理模式的特点及其启示[J]南京体育学报,254):33-36

  5. Berking, H., 2012, The distinctiveness of cities: Outline of a research programme[J], In: Urban Research & Practice, 5(3), 316-324.

  6. Bette, K., 2005, X-treme. Zur soziologie des Abenteuer- und Risikosports[M], Bielefeld: transcript.

  7. Bockrath, F., 2008, Zur Heterogenität urbaner Sporträume. In: Funke-Wieneke, J./ Klein, G. (Hg.): Bewegungsraum und Stadtkultur. Sozial- und kulturwissenschaftliche Perspektiven. Bieledfld: transcript, 145-167

  8. Boschert, B., 2002, Die Stadt als Spiel-Raum: Zur Versportlichung urbaner Räume[J], In: Wolkenkuchucksheim. 7. Jg./H.1

  9. Breuer C., 2007, Sportentwicklungsbericht 2005/2006 Analyse zur Situation der Sportvereine in Deutschland[R].Wissenschaftliche Berichte und Materialien, Band Sonderdruck, Köln:Bundesinstitut für Sportwissenschaft.

  10. DOSB, 2015, Kurzporträt des Deutschen Olympischen Sportbundes http://www.dosb.de/de/organisation/wir-ueber-uns/ (accessed date: 2015.05.01).

  11. Hübner, H., Pfitzner, M.; Wulf, O., 2004, Zur Nutzung informeller städtischer Bewegungsräume. In: Sportengagements von Kindern und Jugendlichen. Grundlagen und Möglichkeiten informellen Sporttreibens[M], Pp 125-138.

  12. Karp, D. & Yoels, W., 1990, Sport and Urban Life[J], In: Journal of Sport and Social Issues, 14(2), 77-102.

  13. Michael K. 2004, Einführung in die Geschichte der Leibeserziehung und des Sports[M]. Teil 1: Von den Anfängen bis ins 18. Jahrhundert. Schorndorf: Verlag Karl Hofmann: 199.

  14. SportamtHeidelberg, http://www.heidelberg.de/hd,Lde/HD/Erleben/Sport.html, access date 12th December 2013.

  15. Tuerk, R., 2012, Wanderungen zwischen Bergstraße und Neckar, 2. Auflage, Verlag Hubert Brunnengräber.



作者简介:何金廖 南京大学人文地理研究中心 副研究员 主要从事生态城市规划及经济地理研究 E-mail:heliu2009cn@hotmail.com

张修枫 德国大姆斯塔工业大学社会学系 博士 主要从事城市社会学研究 E-mailzxfmaple@163.com

陈剑峰 德国海德堡大学经济系 博士 主要从事能源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E-mail: jianfeng.jeff.chen@googlemail.com


上一篇: 没有了